<
真实案例

40岁患上晚期乳腺癌,在这里找到了新的希望

2019-08-19 汉鼎好医友:李医生

在2016年1月之前,我从来没有听说过MD安德森癌症中心,更不知道这是全美乃至全球顶级的癌症医院。那时,我的乳腺癌从II期变成了IV期,我开始寻求新的选择。在MD安德森,我找到了适合我的个性化乳腺癌治疗方法,到今天,我已经没有了疾病的迹象。


Elpida Argenziano

我的乳腺癌诊断

我40岁那年被诊断出患有乳腺癌。我很震惊,因为我没有癌症家族史,第一次基线乳房X光检查也是完全正常的。但是在2015年春天的一个晚上,我感觉到我的左胸有个肿块。

活检显示是浸润性导管癌(乳腺癌的一种)。根据肿瘤的大小和位置,我被诊断为II期乳腺癌。我在纽约接受了双乳房切除术,开始了我的治疗。

不幸的是,我在手术中切除的三个前哨淋巴结检测出癌症阳性。不久后的一次PET扫描显示乳腺癌已经扩散到我的骨盆。这把我的诊断从第二阶段转变为第四阶段--也就是晚期乳腺癌。

短短几周,我就从一个早期癌症患者变成了晚期。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来到MD安德森

由于癌症只是扩散到我身体的另一个部位,我当地的肿瘤学家认为我的预后可能比一般人好。他们建议我从激素疗法开始,这是雌激素受体阳性晚期乳腺癌的标准护理。为了进一步降低我的雌激素水平,我开始每天服用一种名为他莫昔芬的药物,并切除了卵巢。

我开始去了解更多自己的疾病。当地的肿瘤学家把我的癌症描述为“寡转移”,也就是说我只有少数转移,而不是更广泛的疾病。这是一个非常小和独特的患者亚组,我在网上发现了许多文章,建议我可以从更积极的治疗中获益。

然后我看到一篇文章,是关于MD安德森癌症中心Eric Strom博士领导的一项乳腺癌寡转移临床试验。尽管MD安德森在1600公里之外,我还是预约了。

个性的治疗计划

我和丈夫于2016年1月会见了Strom博士。他那富有感染力的笑声、热情的举止和专业知识立刻让我感到安全。

他查看了我的医疗记录和测试结果,完成了新的扫描和测试。然后,他建议采取更积极的方法治疗。他说他莫昔芬没有效果,因为乳腺癌已经扩散到我的两个椎骨。他建议化疗和放射治疗,以尽可能的打击转移。

虽然那个临床试验已不再接受新的病人,但我的治疗方法是非常相似的。我可以在我家附近做化疗,在MD安德森做扫描和放射治疗。

治疗过程

我听从了Strom医生的建议,在纽约开始了ACT化疗(阿霉素/环磷酰胺/紫杉醇),并定期返回休斯顿进行扫描。

在完成六个月的化疗后,我在休斯顿度过了九个星期接受左胸壁和周围淋巴结的放射治疗,以及骨盆和脊柱的调强放射治疗(IMRT)。IMRT是一种将不同强度的多个辐射束直接聚焦在肿瘤上的放疗方法,在不影响周围组织的情况下为肿瘤提供最大可能的剂量。

虽然我周末回家看我的孩子们,但平时和他们分开是一件很挑战的事情。当时三个孩子分别是8岁、4岁和1岁。为了他们,我会积极的去最好的地方接受治疗。令我高兴的是,自2016年6月以来,我的扫描没有显示出任何疾病迹象。

以希望和乐观面对未来

我不天真。我知道在任何时候我的癌症都会重来。但目前,它仍处于睡眠状态。所以我可以继续我的生活。

现在我正在服用三种药物:一种叫来曲唑的日服药(它能使我的雌激素保持在较低水平);另一种叫依维莫司的药物(它能减缓或阻止新肿瘤细胞的生长);以及每月一次的地诺单抗(预防骨质流失)。每六个月做一次定期扫描。

有时,我很难接受自己余生都需要接受癌症治疗的现实,因为癌症的副作用是具有挑战性的。但我仍希望自己是一个长寿的人。现在,距离我初次诊断出癌症已经过了4年了。我很高兴已经超过了典型乳腺癌转移患者的平均寿命。我有过黑暗的日子,我也有乐观和希望。感谢Strom博士和他的团队,给我带来了新的希望。

参考资料:

https://www.mdanderson.org/publications/cancerwise/Why-I-traveled-1600-miles-for-breast-cancer-treatment.h00-159304623.html

相关文章

中国总部: 浙江省杭州市下城区永福桥路17号汉鼎国际大厦北楼15-16层

美国总部: 100 W Villa Street, Suite 101,Pasadena, CA 91103

厦门分公司: 厦门市思明区云顶中路515号C幢8楼

北京分公司: 北京市朝阳区望京宏泰东街绿地中国锦25层

Copyrights © 2017 好医友 |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加州(厦门)健康管理有限公司

闽ICP备闽10011870号-2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326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