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实案例

左肺恶性肿瘤Ⅳ期

2018-12-14 来源:好医友

病史简述

Y先生20出头就开始吸烟,40多年来一直没断过。2015年年底,Y先生开始间断性地咳嗽,痰不多,也没在意。但不到半年时间Y先生就感觉情况不对,他发现咳出来的痰竟然有血丝。慎重起见,家人带他到医院检查,胸部CT提示左肺门占位性病变伴纵膈淋巴结肿大。支气管镜检查及黏膜活检诊断为肺鳞癌。随后他出国看病,使用免疫抑制剂Opdivo(nivolumab) 进行多次PD-L1介入治疗,2017年1月复查PET-CT提示肺门病灶基本消除、纵膈淋巴结缩小。然而好景不长,同年7月Y先生因胸痛、气短、咯血再度入院,PET-CT提示病灶增大,尝试细胞疗法结合PD-L1抑制剂治疗后,病情依然进展,遂改用nab-PC方案化疗,但效果不佳。为了寻求更有效的方法,Y先生家属通过当地医院“好医友中美远程会诊平台”咨询了美国肿瘤学家的第二诊疗意见。

中美联合会诊--提供“第二诊疗意见”

Dr Nader Javadi M.D(內德·贾瓦迪医学博士)

为Y先生提供远程视频会诊服务的美国肿瘤医生是全球“精准癌症医疗”先锋Dr Nader Javadi M.D(內德·贾瓦迪医学博士)。他拥有美国内科医学委员会认证的普通内科、血液学以及内科肿瘤专科医师资格,并指导过多项肿瘤治疗相关的重大临床试验,被美国医学届公认为多系统实体瘤及血液肿瘤的精准治疗先锋。视频过程中,贾瓦迪博士细致解答了Y先生家属提出的相关问题,并就其后续治疗及用药选择提供了重要意见,摘要如下:

治疗上,贾瓦迪博士建议获取新的肿瘤组织,进行第二代基因测序(NGS),以对肿瘤进行全面的基因分析,找出促使肿瘤生长的驱动基因,并针对肿瘤使用不同化疗药物进行测试,来选出最敏感的那个药物,舍弃那些没有起效的,以制定个性化诊疗方案。

在基因测序结果出来之前,他建议先采用化疗联合免疫治疗的方案:吉西他滨+卡铂+ Necitumumab(耐昔妥珠单抗)+ Tecentriq(阿特朱单抗),后续再根据NGS结果的具体情况做调整。

其中Necitumumab是2015年在美国上市的一种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拮抗剂,用于治疗转移性鳞状细胞非小细胞肺癌,贾瓦迪博士指出如果该药国内无法获取,可使用西妥昔单抗(爱必妥)代替。而在免疫抑制剂的选择上,贾瓦迪摒弃Opdivo而改用Tecentriq,这是2016年美国新出的一款免疫疗法药物,获批用于铂类化疗后疾病进展以及接受EGFR或ALK靶向药物治疗后疾病进展的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贾瓦迪博士表示使用该药不需要再额外进行PDL-1检测。

此外,针对咳嗽、胸痛、咯血等问题,贾瓦迪博士也提供了对症处理建议,包括使用立体定向放疗等。

(备注:好医友远程视频会诊案例的相关治疗建议,均为个案个例,不适用于该患者之外的其他人。所有的临床治疗务必遵循医师指导。)

相关文章

厦门公司: 厦门市思明区云顶中路515号C幢8楼

美国总部: 100 W Villa Street, Suite 101,Pasadena, CA 91103

Copyrights © 2017 好医友 |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加州(厦门)健康管理有限公司

闽ICP备闽10011870号-2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326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