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实案例

男性乳腺癌幸存者讲述:我的乳腺癌经历

2020-03-18 来源:好医友

作为一个幸存者意味着有机会去面对更多的明天。--Ronnie Pace

2015年,是我从男性乳腺癌中康复的第三年。然而,我发现了一个本不该有的小肿块,我的生活再一次走上意想不到的道路。

跟第一次的肿瘤一样,这个肿瘤也是偶然发现的,在我看来也可以说是天意。

意外发现肿块

2015年8月,我接受了一个男性乳腺癌纪录片的采访。在拍摄接近尾声的时候,我被要求脱下衬衫,让摄像机跟着我手指的移动,将乳房切除术的疤痕拍下来。当我的手指抚过我右胸上的伤疤时,我的心沉了下去。在第一个肿瘤的位置附近,我感觉在切口线下面一英寸的地方有一个小肿块。

我尽力掩盖住内心的震惊。我希望当我回家的时候,会发现那只是疤痕组织或者我的想象。我常常惊讶于人类的思维是如何允许我们在更长的时间内继续否认。在我最初的博客中,我说我希望我没有等上几个星期就把肿瘤的事告诉我的妻子。也许是命中注定,我妻子和她妹妹去度假了。她旅行回来后,我决定告诉她。

返回MD安德森

发现肿块两天后,MD安德森的医生让我做了超声波。超声图像显示了肿瘤的位置和大小,而穿刺活检的结果,给了我当头一棒--恶性。对于我们这种癌症幸存者来说,都明白这一发现意味着什么。

我开始约见我的外科医生Barry Feig博士和肿瘤学家Gabriel Hortobagyi博士,并确保制定好了计划,以防出岔子。我再一次依靠我的信念,我知道我有最好的医疗团队在帮我。

但我很难告诉我的妻子和孩子,我需要再次手术。虽然两年半之前已经历过一次,但这并没有让事情变得更容易。当得知我乳腺癌复发后,他们脸上的表情,看得我心都碎了。

第二次乳腺癌治疗

再一次,我对MD安德森医护团队的奉献精神和技能感到叹服。Feig医生建议我做胸部闭合手术。我很感谢我在2015年9月24日进行了胸部再次切除术,没有并发症。

Hortobagyi博士还把我推荐给了放射肿瘤学家 Welela Tereffe博士,他设计了一个为期六周的放射治疗方案。放疗对我来说是一种全新的体验,因为我首次乳腺癌治疗时并不需要它。值得庆幸的是,这次治疗过程很顺利,结果甚至比预期的还要好。

此后,我依据Hortobagyi博士的指示口服化疗药物,以及芳香酶抑制剂Arimidex,癌症未再复发。

宣传“男性乳腺癌”

我经常被问到,“你会担心再次复发吗?”

我的答案是,不,与其担心,我更愿意选择专注于帮助MD安德森和其他病人。

当我第一次为Cancerwise撰稿时,我提到了我想建立一个幸存者支持团队的愿望。这支团队现在已经成为现实。我还继续担任患者和家庭咨询委员会的特约成员,在MD Anderson的委员会中任职,并被选为myCancerConnection的指导委员会的主委。

我希望我所做的能帮助别人。我希望有一天人们对男性乳腺癌的了解会和对女性乳腺癌的了解一样多,我也希望在某种程度上帮助提高人们对乳腺癌的认识。

我鼓励每一个读过这篇文章的人能够将男性乳腺癌告诉给其他人,无论男女,说不定你告诉的那个人可能会从这些信息中受益。

作者:Ronnie Pace(罗尼.佩斯)

文章内容由汉鼎好医友编译自

https://www.mdanderson.org/publications/cancerwise/2016/05/my-male-breast-cance.html

相关文章

厦门公司: 厦门市思明区云顶中路515号C幢8楼

美国总部: 100 W Villa Street, Suite 101,Pasadena, CA 91103

Copyrights © 2017 好医友 |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加州(厦门)健康管理有限公司

闽ICP备闽10011870号-2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326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