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实案例

三阴性乳腺癌患者,临床试验中找到生存希望

2020-03-19 汉鼎好医友:李医生

一年多以前,罗比.约翰逊(Robbie Johnson)拼了命地寻找治疗转移性乳腺癌的治疗方案。她说:“我知道癌症已经在我身体里扩散,我和我的丈夫都沮丧到了极点。”

首次诊断乳腺癌

2013年10月,罗比被诊断出患有HER2阳性乳腺癌。她在家乡南卡罗来纳州进行治疗,但两年后,在一次随访中,一名护士发现她锁骨附近有一个肿块,活检证实癌症复发了。而这一次,在乳腺癌所属类型上,医生举棋不定,诊断先是从HER2阳性乳腺癌改为了三阴性乳腺癌,后又改为HER2阳性乳腺癌。

罗比接受了三阴性乳腺癌化疗方案,然后在2016年3月进行手术切除锁骨下的肿块,紧接着再进行HER2化疗。然而2016年7月底,锁骨的肿块又复发了。CT和骨扫描显示癌症已经蔓延全身。医生停止了所有用药,打算让她加入临床试验,但计划有所拖延,罗比最后决定直接去MD安德森试试。

乳腺癌多发转移

2016年9月2日,罗比在MD安德森癌症中心见到了萨迪亚.萨利姆(Sadia Saleem)博士。

罗比说:“萨利姆博士非常平易近人,我们在那里的第一周,她亲自和我们交谈了好几次。我觉得自己得到了所需要的关注。”

新的活检和PET扫描提示,罗比所患的是三阴性乳腺癌,并且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她的锁骨、肩膀、肝脏、双肺、右臀和肋骨。萨利姆博士推荐罗比加入一项临床试验,该试验采用奥拉帕尼(Olaparib)联合AZD5363的组合疗法来治疗复发性癌症,罗比决定搏一搏。

临床试验显疗效

2016年11月22日,罗比开始服用奥拉帕尼(Olaparib)和AZD5363,每天两次,一周四次。“在临床试验刚开始那会,我能明显感觉到我臀部的肿块和肩胛骨的肿块。但到了3月和4月,医生和我都发现肿块正在变小,现在它们消失了。”

尽管,所有的肿瘤都大幅度缩小,但罗比身上仍有一些小的癌症病灶,所以她将继续接受临床试验。虽然这些药物让她出现了恶心和腹泻,但这些副作用都是可控的。

罗比说:“我现在感觉好极了,很有精神,能够继续原来的生活,做我想做的事,比如打高尔夫、钓鱼。我和丈夫自己做生意,我也能帮得上忙。此外做家务、下厨都没问题,我不再是一年前的我了。”


罗比.约翰逊(Robbie Johnson)和她的丈夫(图片来源MD安德森官网)

延伸阅读: 奥拉帕尼联用AZD5363治疗多种实体瘤

上述案例中,罗比所患的是三阴性乳腺癌(TNBC),这是一种最具侵袭性的乳腺癌,患者对激素疗法或针对HER2的药物没有反应,因此一线治疗通常为单药紫杉烷或蒽环类化疗,大多数患者在几个月内就会产生耐药性,中位生存期不超过18个月。

在临床试验中罗比尝试了奥拉帕尼(Olaparib)联合AZD5363的组合疗法。奥拉帕尼是全球首个获批的PARP抑制剂,已被FDA批准用于治疗卵巢癌和乳腺癌,目前也已在国内上市。而AZD5363是一种正在研发的选择性AKT抑制剂,能抑制AKT1/AKT2/AKT3的激酶活性。AKT是PI3K / AKT / mTOR通路中的一个关键节点,可在广泛的恶性肿瘤中激活。

AZD5363在临床上的应用既涉及单药治疗AKT1突变的实体瘤以及PI3KCA突变的乳腺癌和妇科瘤种,也涉及联合奥拉帕尼治疗多种类型的实体瘤,其中包括三阴性乳腺癌。

据2016 AACR 年会上公布的一项研究显示,奥拉帕尼联用AZD5363 治疗携带/不携带 BRCA 突变的实体瘤患者能获得持续缓解。研究共纳入了53位患者,其中21位携带 BRCA 胚系突变,各癌种比例为:卵巢癌 9/19,乳腺癌 8/16,前列腺癌 3/4,胆管癌 1/2。结果显示:该联用方案耐受性良好,共有37位患者评估了缓解。27%患者在接受两种不同的奥拉帕尼联用 AZD5363 给药方案后,达到完全或部分缓解。其中几例缓解持续时间达到了2年。

此外,2018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年会上的一项研究,指出将AZD5363加入到一线紫杉醇治疗可使三阴性乳腺癌(TNBC)患者达到较长的无进展生存期(PFS)和总生存期(OS)。

汉鼎好医友编译整理

相关文章

中国总部: 浙江省杭州市下城区永福桥路17号汉鼎国际大厦北楼15-16层

美国总部: 100 W Villa Street, Suite 101,Pasadena, CA 91103

厦门分公司: 厦门市思明区云顶中路515号C幢8楼

北京分公司: 北京市朝阳区望京宏泰东街绿地中国锦25层

Copyrights © 2017 好医友 |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加州(厦门)健康管理有限公司

闽ICP备闽10011870号-2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326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