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实案例

他很遗憾自己没有预防皮肤癌的意识

2019-11-13 来源:好医友

虽然是白种人,但我的皮肤并不白皙,很容易被晒黑。我有看到过自己小时候被严重晒伤的照片,从小到大一直如此。

我在德克萨斯海岸附近长大,我的家人总是在外面。

我几乎从来不使用防晒霜,我不知道我需要它,甚至当时的我连SPF是什么都不太清楚。

我的黑色素瘤诊断史

2016年2月,我被确诊为黑色素瘤,当时我56岁。在此前六个月,我的妻子发现我背上有一个不寻常的地方,让我看一下医生。但我并没有放在心上,直到它的大小和外观发生了巨大变化,开始排出一种清澈的液体,我才预约了皮肤科医生。然后我做了穿刺活检。结果显示是黑色素瘤。

我的第一反应是不相信。然后我很生气,为什么没早点去看医生。最后,我感到很难过,因为我知道这最终会要了我的命。

幸运的是,那时的癌症还比较早期,可以通过手术切除。我的皮肤科医生将我的活检结果发送给MD安德森癌症中心,2月4日我在那里进行了第一次预约。我的外科医生杰弗里·格申瓦尔德博士在同一天切除了我的癌变部分和两个淋巴结。黑色素瘤还没有扩散,所以我不需要化疗或放疗

复发和转移

后来的两年,我一直相安无事。直到有一天我偶然因一次无关的疾病做了CT扫描,才发现我左肺有一个小结节。我把报告寄给了格申瓦尔德医生,他要求我去做全身扫描。结果发现黑素瘤已经扩散到我右肩皮肤下的一个地方,以及肺部的其他一些地方。

我的肿瘤学家萨普纳·帕特尔博士建议我尝试一种叫做纳武利由单抗的免疫治疗药物。但三个月后,我肺部的斑点没有变化,我的肩部肿瘤也变大了。所以,帕特尔医生更换了另两种靶向药物,两种BRAF抑制剂:binimetinib+encorafenib。

我从十月开始服用。不久后我所有的肿瘤都缩小了。

但不幸的是,我的肿瘤没有完全消失。不过我对这样的治疗结果已经很满意了。BRAF抑制剂通过抑制癌细胞的生长发挥作用。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的效果往往会降低。所以我的治疗方案仍充满挑战。

帕特尔医生说BRAF抑制剂目前对我来说是最好的选择,我完全信任她。后期我可能会参加临床试验,帕特尔医生说我现在有资格申请一个,但我暂时还不考虑。

黑色素瘤改变了我的生活

现在我知道,我的黑色素瘤很可能是我从小累积的晒伤造成的。很遗憾当时没有任何癌症预防意识。

我和家人仍然喜欢去海滩,但我现在非常小心,总是尽可能减少阳光照射。我会戴帽子,穿长袖衬衫防紫外线,使用SPF 30或更高防护指数的防晒霜。在岸边的时候我坐在一把大遮阳伞下。

你可能觉得这些事情似乎并不重要,尤其是对儿童或青少年来说。但黑色素瘤是所有皮肤癌中死亡率最高的,而且最有可能转移。所以我告诉每个人戴帽子、穿防晒衣、使用防晒霜、不要晒黑。

这是保护自己最简单的方法。因为黑色素瘤是最可预防的癌症之一。

参考资料:

https://www.mdanderson.org/publications/cancerwise/melanoma-survivor--protect-your-skin.h00-159301467.html

相关文章

厦门公司: 厦门市思明区云顶中路515号C幢8楼

美国总部: 100 W Villa Street, Suite 101,Pasadena, CA 91103

Copyrights © 2017 好医友 |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加州(厦门)健康管理有限公司

闽ICP备闽10011870号-2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326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