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实案例

十年后黑色素瘤复发并转移,是跑步让她勇敢面对困难

2019-04-29 来源:好医友


Britta Fortson

我从17岁开始跑步,保持一周跑三次的习惯。这让我感觉很好,不仅帮助我保持健康的体重,还可以帮助我控制压力和焦虑。它很快成为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一年后我突然被诊断出眼部黑色素瘤,这是一种非常罕见的眼癌。谢天谢地,癌症只在我的视神经中,没有扩散。我做了放射性斑块手术来治疗肿瘤。22岁时,我被宣布没有癌症。

跑步帮助我面对压力

在这么年轻的时候患上癌症,令我压力巨大。这个时候跑步在我的生活中变得更加重要,它帮助我解决了癌症诊断带来的压力。

25岁时我跑了人生中第一场马拉松。我跑得不快,但我为自己感到骄傲。从20多岁到30多岁,跑步一直陪伴着我。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结婚了,我成了一个语言病理学家,并有了两个孩子。第二次孩子出生后,我的体重一直没减下来。所以我增加了自己的跑步强度。

很快,我意识到我比自己想象的要跑得快。我开始了另一场马拉松的训练,这次的目标是取得波士顿马拉松的资格。我参加了我能参加的每一场比赛--从5公里到50公里的超级马拉松。跑步和成为妻子与母亲一样重新定义了我的生命。

意外的复发

我多次获得了参加波士顿马拉松比赛的资格,并在2009年和2012年参加了比赛。2015年在马拉松比赛前夕,32岁的我被医生告知血液中的肝酶升高,建议做肝脏超声检查。但我把它推迟到了马拉松后。

后来我做了超声波检查,接到了医生的电话。不幸的消息是,10多年后的今天,黑色素瘤复发并转移到我的肝脏。

我被告知只有六个月的生存时间,可以开始准备后事了。我感到恐慌、焦虑和沮丧。我在和医生、家人和朋友们进行艰难的谈话后跑步,为自己即将要死了感到难过而跑步。我一直在奔跑。

参加临床试验

2015年6月,我从佛罗里达州杰克逊维尔的家出发,前往MD安德森癌症中心与眼部黑色素瘤专家Sapna Patel博士会面。她给了我新的希望,推荐我参加一个新的免疫治疗临床试验。尽管如此,我还是担心和害怕,所以我继续跑。

我于2015年8月开始临床试验,免疫疗法的副作用很严重。腹泻、肺炎、关节炎、贫血、疲劳和频繁的鼻窦感染持续发生。我一直很沮丧,大多数时候我觉得自己已经输了。

我做了两年的免疫治疗,期间一直在跑步。但有一次在纽约,我几乎跑不了两英里,因为免疫疗法引起的肺部炎症咳嗽折断了我的两根肋骨。那时我以为我再也没办法跑马拉松了。

但是,感谢上帝的恩典,我的肿瘤缩小了。2017年8月,我安排了肝脏切除手术,手术前一天我跑了10英里。手术后Patel医生宣布我没有癌症,但我几乎不能走路,更不用说跑步了。

最后我终于恢复了。10月份我又回到了比赛中。我已经准备好参加马拉松训练,我决心再次获得波士顿的资格。

跑步治愈了我的心灵

到目前为止,我的检查显示一切良好。我感觉很好,我已经停掉了大部分治疗副作用的药物,跑步帮助我度过了难关。

2018年10月,我参加了芝加哥马拉松赛,并再次获得波士顿资格。这是我在癌症复发转移存活后的第二场马拉松比赛。今年4月份,我决心参加2019年波士顿马拉松。

我又有了一次新的生命,所以我不会错过。我为能参加这场比赛而欣喜。对我来说,这意味着曾经被关闭的大门再次向我打开。越过终点的那一刻将会成为我的历史。

参考资料:

https://www.mdanderson.org/publications/cancerwise/ocular-melanoma-survivor--running-has-helped-me-through-cancer-diagnosis-and-treatment.h00-159302256.html

相关文章

中国总部: 浙江省杭州市下城区永福桥路17号汉鼎国际大厦北楼15-16层

美国总部: 100 W Villa Street, Suite 101,Pasadena, CA 91103

厦门分公司: 厦门市思明区云顶中路515号C幢8楼

北京分公司: 北京市朝阳区望京宏泰东街绿地中国锦25层

Copyrights © 2017 好医友 |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加州(厦门)健康管理有限公司

闽ICP备闽10011870号-2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326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