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实案例

四年前,波士顿儿童医院把我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2019-10-09 来源:好医友

2015年6月暑假的第一个晚上,那时我正在一个八年级的毕业派对上。突然,一个由动静脉畸形(AVM)引起的脑动脉瘤破裂了,我立刻被送到了波士顿儿童医院。

血液一下子冲到了我的头上,我经历了有史以来最可怕的头痛。后来我吐了,昏倒在地不省人事。我的朋友打了911,我来到了波士顿儿童医院。爱德华·史密斯医生在几个小时前就接到了电话,他止住了血,把我脑中多余的血清除了。刚进医院的时刻,我被认为活不过30分钟,但他让我活了下来。

三周后,当我从昏迷中醒来时,发现自己身上布满了电线,鼻子和喉咙里插着管子,面临着严重的认知缺陷和记忆丧失。我眼睛几乎瞎了一半,脊髓左半部瘫痪。无法坐立,无法说话,无法阅读,甚至不能把我的名字写在一张纸上。我的医生说我很幸运后来还能再走路。


布莱恩·托马斯

AVM使我面临着再度脑出血的风险,因此它需要被切除。2015年8月初,在波士顿儿童医院与治疗师进行了数周的早期康复治疗后,史密斯博士和达伦·巴赫博士合作移除了我复杂的AVM。从早上7点到晚上9点,他们连续工作了14个小时,最终的结果就像其中一位外科医生所评价的那样“这是我在手术室里看到的不可思议的奇迹”。

尽管手术非常成功,我仍然面临着多年的康复。手术后,我被转到一家康复医院,在那里我接受了一个月艰苦的身体、职业和语言治疗。康复训练非常累人,我经常训练完后回房间一睡就是一整天。

2015年9月,我拄着四根拐杖蹒跚地开始走路,但从医院解放出来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那时我大约是三年级的阅读水平和幼儿园的数学水平,我父母在我的房间里放了一个婴儿监护仪,因为我仍然缺乏能力和独立性,甚至无法让自己下床。我的进步太慢了,简直就像看着自己从婴儿期开始成长。很多时候,我坚持下来的唯一原因是我知道没有更好的选择。

我一直听别人说,康复是一场马拉松,而不是百米冲刺。我虽理解这其中的含义,但我并不赞同。因为马拉松总会结束,但有时我觉得自己通往完全康复的道路永远不会结束。我会问自己“我还能做自己喜欢的事吗?我会像以前一样好吗?我会感到成功吗?”


布莱恩·托马斯的TEDx演讲

不过四年后,我做得更好了。为了获得最高荣誉,我回到学校做了一次TEDx演讲,筹集了43000多美元,以感谢波士顿儿童医院救了我的命。我仍然面临着许多缺陷,我的生活中有许多因素我将永远无法恢复,但我一直在努力生活。我分享我的故事,希望为其他类似的病人带来现实的希望。

我将永远感激波士顿儿童医院和所有帮助我走到今天的人。我现在意识到我是多么幸运,我得到了世界上一些最好的专家的照顾,我认为他们是我“永恒的超级英雄”。我的家人一直与我在重症监护的护士和物理治疗师保持联系,我们经常像一个大家庭一样在医院外面聚在一起。尽管波士顿儿童医院是我生命中最痛苦的两个月的家,但每次回到这里,我仍然能感受到希望和快乐。

相关文章

中国总部: 浙江省杭州市下城区永福桥路17号汉鼎国际大厦北楼15-16层

美国总部: 100 W Villa Street, Suite 101,Pasadena, CA 91103

厦门分公司: 厦门市思明区云顶中路515号C幢8楼

北京分公司: 北京市朝阳区望京宏泰东街绿地中国锦25层

Copyrights © 2017 好医友 |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加州(厦门)健康管理有限公司

闽ICP备闽10011870号-2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326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