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实案例

毕业、转行、患癌……90后的癌症遭遇战

2020-06-23 来源:好医友

我是一名90后,2015年土木工程硕士毕业后,我找到一份专业对口的工作。但现实很残酷,硕士毕业的我,工资还赶不上民工师傅,半年存款不到一万。于是,我决定转行去做工程软件。

我每天在家自学13个小时,到处搜罗学习资料,不到一年,我如愿进了一家外企,薪资过万。为了提高竞争力,我每天下班后继续学习,朝八晚十一的干。不过,这些努力都没有白费,我很快跳到了另一家规模更大的企业,薪资翻番。正当我觉得前途一片光明的时候,老天爷却狠狠地将我“摔趴下”。

与因癌身故的90后女演员“同病相怜”

2018年开春,单位例行体检,我的胸片提示“纵隔占位”。上网查完,我脑袋一懵:是癌症吗?医生询问了我身体有没有异样的感觉,我寻思了一会才想起,从年后就开始咳嗽,睡觉时更厉害一些,但我根本没放在心上,谁还没咳嗽过?

医生一脸的严肃让我心里发慌。她建议我做纵隔肿物穿刺活检。几天后,病理报告出来了:“符合T淋巴母细胞淋巴瘤(T-LBL)”。

我第一次这么深刻地领悟到什么是“晴天霹雳”。我说服自己尽快冷静下来,半响挤出一句话:“这种病有得治吗?”医生肯定地告诉我“有!”真是一字胜千金!我马上重整内心,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

我积极配合医生完善了其他检查,包括WT1基因定量检测、骨髓免疫分型等,然后很快办理了离职手续,开始进行Hyper-CVAD方案化疗。

关于T淋巴母细胞淋巴瘤,我自己也上网搜了很多资料。之前刷屏的一位因癌症去世的90后演员徐婷,得的就是跟我一样的病!但真的像医生说的能治吗?我一度有些怀疑。

通过多方查阅资料我了解到,这种病的确没有那么可怕。徐婷可能是不愿及时接受化疗,而仅用拔火罐、刮痧等方法,才最终不治身亡。

T淋巴母细胞淋巴瘤是起源于淋巴母细胞的高度侵袭性血液系统肿瘤,好发于像我这样的青少年人群。这种病主要发生于淋巴结,常累及纵隔、骨髓及中枢神经系统,且易演变为白血病。好在,大部分T淋巴母细胞淋巴瘤患者初期对化疗高度敏感,很多患者通过大剂量化疗就可达到安全缓解。

我很欣慰,两年的治疗自己坚持了下来,取得了良好的疗效。2020年5月,PET-CT扫描提示病情完全缓解。复查骨髓TCR及Ig基因重排,结果均为阴性。骨髓免疫分型检查未见异常免疫表型的细胞。

癌症复发怎么办?

但疾病随时有复发的可能,它始终像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样悬在头顶,让我不敢掉以轻心。为此,我和主诊医生商量,决定通过院内好医友国际医疗中心预约中美远程会诊,听听国外专家的第二医疗意见。

我们约到了美国比弗利山庄癌症中心(BHCC)创始人兼肿瘤内科首席专家Afshin Eli Gabayan(阿欣·伊莱·加巴彦医学博士)出席视频会诊。他曾是美国排前十的医院西达-赛奈(Cedars-Sinai)医疗中心肿瘤学与血液学专家、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临床副教授,是美国顶尖肿瘤和血液专家。

好在,虽然加巴彦医生很大牌,却一点架子也没有,沟通起来让人放松。

加巴彦医生指出,微小残留病(MRD)状态与疾病预后的关系是目前研究的热点,多个研究发现,MRD阴性的患者无事件生存期(EFS)及总生存期(OS)明显更优,无论用何种方法检测MRD,无论达到MRD阴性的时间,无论何种细胞遗传学,无论何种细胞表型,MRD阴性均与更好的EFS或OS相关。他建议我进行腰椎穿刺以评估脑脊液(CSF)是否存在恶性细胞,并在腰穿时鞘内注射12毫克的甲氨蝶呤。他指出,若脑脊液中未发现恶性细胞,则很可能无需进一步的鞘内治疗。

万一疾病复发呢?对于这个我最担心的问题,加巴彦医生制定了备选方案,包括奈拉滨、硼替佐米、骨髓移植、CAR-T细胞治疗(入组临床试验)或重新诱导化疗。让我心里有个数,也有了方向。

我以前总是把“年轻就要奋斗”当成座右铭,觉得癌症离我很遥远。直到患癌后,我才意识到:用透支生命换来一点事业上的成绩,值得吗?

在这里,我想提醒所有跟我一样的奋斗青年:健康这张账单太昂贵,我们真的付不起!

关于干细胞移植治疗

▌在移植治疗问题上,目前针对成人的T-LBL尚无明确的指南推荐,但有研究表明对于成人淋巴母细胞淋巴瘤的缓解后治疗,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更具优势。另外移植前行全身照射(TBI)和达到完全缓解(CR)的患者明显预后更好,是OS和无进展生存期(PFS)的独立预测指标。

关于CAR-T细胞治疗

▌CAR-T细胞免疫疗法(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免疫疗法),这是一种基于细胞改造的基因治疗,它利用患者免疫系统中的基因工程细胞来消灭癌症。这些被改变的细胞在治疗后数年内仍然活跃,就像一种“活的药物”。

目前,CAR-T疗法已被证明在治疗、缓解恶性血液肿瘤(淋巴瘤和儿童白血病)方面疗效显著。2019年11月Allogene与Cellectis达成合作协议,联合开发新一代即用型(off-the-shelf)CAR-T疗法。该疗法来源于诱导多能干细胞(iPSC),可用于治疗多发性骨髓瘤、白血病及非霍奇金淋巴瘤等血液肿瘤。在2020年ASCO虚拟年会上,Allogene报告了一项异体CAR-T ALLO-501与抗CD52单抗ALLO-647联合治疗复发/难治性非霍奇金淋巴瘤试验的最新数据。结果显示总缓解率达78%。

(注:好医友中美远程会诊案例的相关治疗建议,均为个案个例,不适用于该患者之外的其他人。所有的临床治疗务必遵循医师指导)

相关文章

中国总部: 浙江省杭州市下城区永福桥路17号汉鼎国际大厦北楼15-16层

美国总部: 100 W Villa Street, Suite 101,Pasadena, CA 91103

厦门分公司: 厦门市思明区云顶中路515号C幢8楼

北京分公司: 北京市朝阳区望京宏泰东街绿地中国锦25层

Copyrights © 2017 好医友 |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加州(厦门)健康管理有限公司

闽ICP备闽10011870号-2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326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