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实案例

恶性黑色素瘤全身转移,一个临床试验让我获得新生

2019-07-09 来源:好医友


Ashley Seykora和她的丈夫Daniel,女儿Harper

2014年12月,我被诊断为四期黑色素瘤。一年前我的左小腿切除了一个癌变的痣,那时我以为我已经结束了。

当我怀了第二个孩子20周的时候,有一次无意间我感到腹股沟有个肿块。淋巴结活检显示黑色素瘤复发,但似乎还只在原位。为了不伤害宝宝,我推迟了任何额外的扫描或治疗,直到我分娩后。我儿子出生那天的一次PET扫描显示,癌症已经扩散到了我的肝脏、脊椎和其他部位。当我听到这个结果时,我女儿只有两岁,我的儿子只有一周大。

我去了一家大医院接受治疗,但是他们推荐的化疗没有起作用,我所有的肿瘤仍在继续生长。那里的医生告诉我好好珍惜剩余的时间。但是有这么一个年轻的家庭,我不能接受这种结果。

后来,我在MD安德森癌症中心发现了一项结合靶向治疗和免疫治疗的临床试验。它救了我的命。

为什么我选择临床试验来治疗黑色素瘤

当我第一次在MD安德森见到我的肿瘤学医生Isabella Glitza博士时,我知道我的决定是正确的。她安静的听我讲完后给我列出了一个选择清单,并详细的解释了每一个选择,包括它们的风险和益处。最终,我和我丈夫选择了一个我们认为最好的方案:一个针对我这种类型癌症的临床试验。

很幸运,我符合临床试验的入选标准。我在2015年3月参加了临床试验,计划4次静脉输注伊匹木单抗(ipilimumab)和纳武利尤单抗(nivolumab)。但由于严重的副反应,我只完成了3次。我患上了严重腹泻,医生认为可能是结肠炎。这是药物已知的副作用之一。所以他们让我退出了试验。

退出试验后我并没有对结果抱有多少期待。但在2015年5月,第一次扫描显示我的肿瘤减少了95%。2015年11月,我还没有发现任何疾病的迹象。我几乎震惊了。

珍惜我额外的时光

对于癌症已经消失的结果,我感到仿佛就跟做梦一般。我的心情很难解释,那天晚上我笑着睡着了。

我从来没有期待过临床试验会让我治愈。我只希望能和我的丈夫和孩子们多待一会儿,那就足够了。所以,当我被告知已经基本上没有癌症时,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甚至从来没有想到过这种可能。

从那时起,我读完了研究生课程,在小镇上继续教书,庆祝了好几个生日和假期,还看了我的两个孩子在戏剧和体操中的表演。这些都是我从未想过会有机会去做的事情。所以过去的四年是令人惊异的。

相信自己,永不放弃

我被告知治愈的时候还得知诺贝尔奖获得者Jim Allison博士为我的生存作出了部分贡献。他是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一位免疫治疗研究员,正是他的研究促成了伊匹木单抗的发展。在我退出临床试验几个月后,伊匹木单抗就被FDA批准用于治疗我的癌症。

我喜欢和学生分享Allison博士的故事,正是因为他的故事看起来平凡又普通。有时我还会问他们:“你们中的一个会成为下一个Allison吗?”一个年轻人能从他身上学到很多东西:不放弃和相信自己。

Allison博士相信自己的研究成果而坚持了下来。正因如此,他挽救了许多生命,包括我的生命。

参考资料:

https://www.mdanderson.org/publications/cancerwise/stage-iv-melanoma-survivor--immunotherapy-clinical-trial-gave-me-my-life-back.h00-159303834.html

相关文章

厦门公司: 厦门市思明区云顶中路515号C幢8楼

美国总部: 100 W Villa Street, Suite 101,Pasadena, CA 91103

Copyrights © 2017 好医友 |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加州(厦门)健康管理有限公司

闽ICP备闽10011870号-2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326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