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实案例

“癌症为我开启了一扇新的大门!”著名体育主播分享抗癌故事

2019-12-27 来源:好医友

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MLB)前明星二垒手、著名主播Gerald Peter Remy,于2008年被诊断出患有肺癌,经过治疗后,他的健康状况时好时坏。

癌症最近一次复发是在2018年8月,他离开了电视台去哈佛医学院麻省总医院癌症中心接受治疗。2018年11月初,Remy宣布自己的癌症已经痊愈,并分享了他的故事。


Gerald Peter Remy

采访:癌症诊断是否改变了你的人生观?

Jerry:嗯,我的人生观的确发生了难以置信的变化。对我来说,曾经最可怕的字眼是癌症。然后突然间,我被诊断出患有这种病。

当时我因为感冒去看家庭医生,他给我拍了一张普通的X光片,发现底部有些异样,于是决定给我做个CT扫描,结果发现那是癌症。麻省总医院癌症中心的Wright医生通过手术把我的原发癌切除了。但是后来它又复发了,同样的位置,同样的区域。我一共做过两次手术,数轮放疗、化疗,现在是免疫治疗。

采访:你似乎和这里的团队建立了良好的关系。

Jerry:是的。Shaw医生很优秀,她总是发短信来了解我的感受,我做得怎么样。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我相信是她让这个(免疫疗法试验)开始的。我的另一个选择是切除右肺,移除癌细胞。然而这种手术风险太大,我的生活质量也会受影响。这是我做过的最艰难的决定。我想医生们同意我的意见,所以我们选择了放射疗法。当我在做放射治疗时,Shaw医生正在研究这种治疗方法,当我们一得到许可,我就开始了这种免疫疗法的治疗。


Alice Shaw, MD, PhD 和 Gerald Peter Remy

采访:临床试验对治疗发现过程很重要。你这次试验的经历如何?

Jerry:它对我很有效。自试验开始以来我已经进行过几次CAT扫描,没有发现新的肿瘤生长。我真的希望,如果它对我有好处,那么它也可以帮助其他人。我的意思是,大多数人都经历了我经历过的其他治疗手段:化疗、放疗、手术,但很多人都没有经历过我现在所经历的临床试验。对于我和以后的患者,我希望这个疗法能有所帮助。

采访:癌症诊断如何改变你对职业的看法?

Jerry:当你被诊断出癌症时,它会让你思考。突然间,一切都不像以前那样美好了。但你要学会接受它,我也要学会接受我所拥有的。我已经调整了工作安排,不像以前那么忙碌了。它也给了我一个与人交流的平台。我上电视,写文章,讲故事,我谈论我所经历的。我认为这是在帮助别人。让他们看到自己熟悉的人正在经历这些。我甚至不能回复所有祝福我的卡片和信件。人们告诉我他们的故事。它为我打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让我可以分享我的个人生活。我想我现在这样做的原因是,我可以让人们知道,我和他们是一样的,我和他们有同样的问题,我们都觉得我们有共同之处。

采访:如果你可以给别人提建议,或者给年轻的自己提建议,你会提什么建议?

Jerry:如果我能帮到他人,那么我最大的建议就是让你去看医生。我从来没有这样做过,但这一次我生病了,就是这样获得诊断的。如果我忘了去,谁知道会怎样呢?可能为时已晚,我的建议是尽量让人们去看医生进行体检,如果你有跟我类似的症状,希望你能尽早得到治疗。

毫无疑问,我今天躺在这里是因为香烟。我不是那种到处去告诫吸烟者‘你最好戒烟’的人。他们其实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因为所有的信息都在那里。但我小时候情况可不是这样的。我父母吸烟,但他们都戒了。

我多希望我没抽烟啊。但我从16岁就开始吸烟。我想说是:不要点燃第一根烟,因为当你想放下最后一根的时候真的很难。我知道吸烟对身体不好,但我上瘾了,我从未戒掉过,即使在我职业棒球生涯中,我也像其他运动员一样继续吸烟。毫无疑问,我今天在这里就是因为这个。

采访:你最近公开了自己在心理健康方面的挣扎。你的癌症诊断对此有何影响?

Jerry:我想我一直在焦虑和沮丧中挣扎,但在被诊断出癌症后,情况更糟了。我认为部分原因是它阻碍了我的工作。我是个工作狂,当我从手术中恢复过来的时候,我无法胜任我的工作。那对我真的是很大的打击。这是我第一次远离工作。我非常沮丧。不是因为癌症,也不是因为手术,而是因为它让我无法生活下去。当你经历这样的事情时,你会有很多情绪上的问题要处理。我认为焦虑和抑郁就是其中的一部分。你必须解决这个问题,让你的生活回到正轨。从那以后,我想我没有再抑郁了,因为我求助过精神科专家Rosenbaum医生。这些都是在麻省总医院发生的。在这里我和医生的关系,以及他们为我所做的一切,真的太不可思议了。

这是一个旅程。这是你生活的另一个阶段。它会变得很耗人。这是你生活的主要部分,坦率地说,我已经开始接受它,就像从一个CAT扫描到另一个CAT扫描一样。如果我进去做了一个干净(无癌症迹象)的CAT扫描,我会很高兴。如果不是,那我们就得想办法了。得到的CAT扫描结果越干净,我就越快乐。

采访:重新回去工作感觉如何?

Jerry:最近几年,我因为癌症错过了很多时间。我今年66岁,从20岁起就一直在旅行。这些地方我已经去了上百万次。我去有两个原因,一方面是拥有一个好的酒店房间,另一方面是做我的工作,仅此而已。我不观光。通过削减我的日程安排,[广播电台]可以更轻松地开始考虑某天可能会代替我的人,这也使我有更多时间接受此类治疗。长寿方面,如果一切顺利,我想我能做的比我预期的要长得多。我的日程安排很可笑。一年要打160场比赛,还要到处跑,这太疯狂了。但那是我的工作。现在我的职位已经有些资历了。电台对于我想如何安排我的时间表也非常通融。我们将比赛缩减到80到90场,而不是160场。行程还是很满,不过还不错。它给了我时间去期待,也给了我足够的时间去了解我离它并不远。

采访:你还有什么想分享的吗?

Jerry:我唯一想说的是,当这里的医生告诉你该怎么做时,就去做。好的方面是,我说过我们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关于要不要把肺切除。我看了看所有的医生,我知道如果是我做了摘除肺的决定,我的生活将会完全不同。我能从他们脸上感觉到这一点。

没有人会出来说,嗯,外科医生说了。但他说“我能做到……但是……”当他说“但是”时,我必须集中注意去听。如果有人必须经历类似的选择,我会推荐我已经经历的这整整10年,推荐他们同样的医生,因为他们都很棒。每一个人都很棒。

参考资料:https://www.massgeneral.org/cancer-center/everyday-amazing/the-story-project/jerry-remy

相关文章

厦门公司: 厦门市思明区云顶中路515号C幢8楼

美国总部: 100 W Villa Street, Suite 101,Pasadena, CA 91103

Copyrights © 2017 好医友 |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加州(厦门)健康管理有限公司

闽ICP备闽10011870号-2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326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