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实案例

肺癌幸存者的自白:每个人都可能得肺癌

2019-07-18 来源:好医友

我没有癌症家族史。2016年9月,当我被诊断为四期肺癌时,我简直懵了。那时我38岁,平素一向很健康,还是两个小女孩的母亲。

从那时起,我就知道,任何有人都有可能得肺癌,我也知道了有一个值得信任的医生和医疗团队是多么重要。我在MD安德森找到了治疗的方法。

▲我的肺癌症状

在确诊肺癌之前,我几乎没有什么症状,只是偶尔感到胸闷,我以为是近期搬家造成的,恢复正常的健身习惯就会好了。但令我惊讶的是,在新社区的一次慢跑过程中,我感到几乎无法呼吸。

我以为我感染了病毒,或者可能是轻度肺炎,所以我去了当地的一家免约诊所。医生给我拍了一张胸部X光片后告诉我,我的肺垮了,需要马上去急诊室。我在医院里呆了四天,在那里接受了检查,并进行了左侧胸水引流。

他们告诉我,我很有可能得了卵巢癌,因为我的一个卵巢囊肿增大了(后来发现它的大小在正常范围内,与我的症状无关)。最后,我和丈夫带着更多的疑惑离开了那里。

▲我的肺癌诊断经历

第二天,我的肺周围还有需要排干的液体,一位朋友建议我们去当地另一家医院寻求答案。经过更多的检查,医生们建议进行探索性手术。但当我从手术中醒来时,家人显得很不安。

外科医生告诉他们,我患了四期腺癌(肺癌的一种),预后不佳。我的肺左上叶有一个肿块,左下叶有一个肿块,胸部和腹部都有结节。

我的第一个问题是,我还剩多少时间。医生说,大约两个星期到九个月。肿瘤专家想给我进行基因检测,说这可能会改变我们的治疗方案。经过两个星期的漫长等待,最终,我检测出ALK阳性,这是一种与肺癌相关的基因突变。

我丈夫想让我尽可能得到最好的治疗,于是预约了MD安德森癌症中心。我们立即计划飞往休斯顿会见我们的新医生。

▲我为什么来到MD安德森

MD安德森癌症中心,我们会见了Vincent Lam博士。他告诉我们的第一件事是,不要放弃希望。他说他的工作是让我活着,直到找到治愈方法,他需要我保持乐观,继续战斗。他向我们推荐了克唑替尼(Crizotinib),这是针对ALK阳性肺癌的第一代靶向药物。

我们相信Lam博士的专业性,他和我在诺克斯维尔当地的肿瘤医生沟通,共同努力,确保我得到最好的治疗。我和我丈夫称他们是我们的“A”级医疗团队。

我开始每天服用两次克唑替尼。虽然它能稳定我的病,但副作用很大。我经常觉得恶心,而且总是精疲力竭。我的白细胞计数也非常低。

Lam博士建议我改用另一种新的靶向药阿来替尼(Alectinib)。服用阿来替尼的几天内,我又开始感觉正常了。症状几乎全部消失。我不仅恢复了精力,还可以锻炼身体,也可以和我们的女儿们一起玩耍。

▲我现在的生活

两年多以来,我每天吃两次阿来替尼药片。我经历过的唯一副作用就是对早晨的阳光敏感和脚部酸痛。但一旦我开始活动,疼痛就会消失。我每90天回到MD安德森和Lam博士预约做一次复查。

到目前为止,我的结果非常好。我有所谓的完全代谢缓解,自2017年11月以来没有发现任何疾病迹象。虽然我知道,最终一定会出现耐药性,但我深信,我的顶级医疗团队会为我制定最好的治疗方案。

参考资料:

https://www.mdanderson.org/publications/cancerwise/survivor--anyone-with-lungs-can-get-lung-cancer.h00-159300678.html

相关文章

厦门公司: 厦门市思明区云顶中路515号C幢8楼

美国总部: 100 W Villa Street, Suite 101,Pasadena, CA 91103

Copyrights © 2017 好医友 |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加州(厦门)健康管理有限公司

闽ICP备闽10011870号-2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32655号